野生蟾蜍遭偷猎,嫌疑人被公诉
2019-08-28来源:环球网
        非法猎捕野生蟾蜍超过145万只,并发展成为一条巨大的盗捕购销黑色产业链。近日,孟某、徐某等24名犯罪嫌疑人被江苏省灌云县检察院以涉嫌掩饰、隐瞒犯罪所得罪提起公诉。其中,刘某等9名灌云籍犯罪嫌疑人收购、销售野生动物资源、破坏当地生态环境,该院依法向法院提起刑事附带民事公益诉讼,请求法院判令其承担环境修复费用,并在省级报刊上登报赔礼道歉。

       2018年8月1日一大早,鱼贩子顾某驾驶三轮车直奔郊外,去收购农民手里的龙虾、泥鳅等水产品。路遇一农妇和一小孩分别拎着沉甸甸的蛇皮口袋:“癞蛤蟆收不收?”“收,8块一斤。”过秤后,40斤约200只野生蟾蜍卖了320元,一老一小喜滋滋地拿钱走人。据顾某交代,去年4月至8月间,其先后收购野生蟾蜍1800余斤近万只。

       像顾某这样的鱼贩子至少还有数十人(其中,顾某、孙某、吕某、马某、刘某、封某、解某、周某、陆某等9人已归案),他们游走在四乡八镇收购着野生蟾蜍,然后,渔贩子们再售于徐某从中赚取差价。徐某汇聚四乡八镇的野生蟾蜍后,提取蟾酥、蟾衣连同活体蟾蜍售于孟某。孟某经进一步“深加工”后,将被层层盘剥、奄奄一息的蟾蜍转手卖到水产市场,最终流向餐桌成为饕餮之徒的果腹之物。如此一来,这条非法猎捕销售黑色产业链就形成了。

       徐某无疑是这条黑色产业链中的枢纽级人物。长相丑陋的蟾蜍能令众多鱼贩子趋之若鹜,是源于徐某的鼓动和大肆收购。其四处联系当地鱼贩子,以每斤10—12.5元的价格求购蟾蜍。2015年至2018年8月,徐某收购野生蟾蜍48万余只,几乎将当地的野生蟾蜍收刮一空。充足的货源令山东籍犯罪嫌疑人宋某慕名而来。宋某曾于2016年因收购蟾蜍获刑。受利益驱使,2017年其重操旧业倒卖野生蟾蜍,先后从徐某处购卖蟾酥140斤和野生蟾蜍1.2万余只,案值60万元。

       现年52岁的徐某住灌云县东王集镇,以贩卖水产为业。后来,“搞水产亏了,家里经济压力比较大。”徐某便到江苏南通学习“养殖蟾蜍和提取蟾酥、蟾衣技术”,因此与黑色产业链中的带头大哥孟某结缘,并先后售其56斤蟾酥、20余万只野生蟾蜍,非法获利20万元。盐城籍犯罪人孟某以收购蟾蜍、制作蟾酥为业。早前在家中养殖蟾蜍并提取蟾酥、蟾衣卖钱。由于人工养殖蟾蜍死亡率高、效率低、周期长,远不如直接从野外猎捕省事,来钱快。“干我们这行的都知道,蟾蜍就没有人工繁殖的,都是野生的。”



       据孟某交代,从2015年以来,孟某收购野生蟾蜍的脚步从未停止,足迹遍布全省,先后从徐某、周某某、吕某、汪某、杨某等“二道贩子”手里收购野生蟾蜍145.5万余只。“用镊子从头部的疙瘩里挤浆,大约500斤癞哈蟆产一斤蟾酥,大的癞蛤蟆可以刮浆、褪蟾衣,小的放了。”四年来,孟某通过售卖蟾酥、蟾衣和活体蟾蜍,非法获利80余万元。

       “刮过浆的蟾蜍活不了多长时间。”即使如此,孟某对收购来的蟾蜍进行刮浆、褪蟾衣后,转手将其中的71万余只售与上海一水产市场的经营户张某、施某、祁某、季某、吴某、吴某某、成某、沈某等人,大多数流向饭店或市民的餐桌,做成当地传统小吃“熏拉丝”,被榨取完最后的价值,成为悲悯的盘中餐。2018年8月,当地警方在侦办葛某(已判决)非法狩猎一案中,顺着徐某这条收购线索,迅速组织警力,顺藤摸瓜对徐某的上下线收购蟾蜍的人实施抓捕,先后有24名犯罪嫌疑人归案,并从徐某、孟某家里共查获活体蟾蜍1.1万余只。
【郑重声明】公益中国刊载此文章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,仅为提供更多信息,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。转载需经公益中国同意并注明出处。本网站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。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,不为其版权负责。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发信至 [公益中国服务中心邮箱]。
0条 [查看全部]  相关评论
项目推荐
陪你1000次
健康快车光明行
黄手环行动
百特中国·蓝色听诊器计划
GOblue向蓝
女童保护
寒门学子(助学项目))
农民创业接力棒计划(农村扶贫项目)
儿童快乐家园
扬帆计划
小鹰计划2019(乡村振兴项目)
大爱清尘(关爱尘肺病农民项目)
银天使计划(关爱老人项目)
“让妈妈回家”(电商扶贫项目)
企业邮箱 |  隐私保护 |  客户反馈 |  广告合作 |  关于我们 |  联系我们 |  服务条款 |  网站地图
? Copyright 2005-2015 Mass Media Corporation
京ICP证06016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0421号
版权所有:公益中国网

 
mg电子游戏手机版-mg手机版app